2019年5月16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依依水车情

■曾华福

前些日子,我们几位泉州五中的老同学,相约参观了闽台缘博物馆。在农具系列展厅,偶然见到了久违的水车,耳旁仿佛又响起当年那亲切又悦耳的“咿咿呀呀”水车声。

我从小长在农村,生活在农村,家乡几百口人每年就指望这200多亩春秋两季收成的水稻生存。在家乡,经常都能听到“咿咿呀呀”的水车声和多台水车合奏的交响曲。每当听到水车声,远远望去那大片的水稻田和绕村而过的母亲河:晋江支流九十九溪那清澈的溪水哗哗流入稻田,就会联想那水稻如鱼得水的渴望和那首“久旱逢甘雨……”的诗来。踏水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一学就会,关键要有韧性,有时一天,甚至数天也是常有的事。车轴“咿呀”吟唱,舒缓如京剧慢板,恰似悠闲劳作,既能化仙谈笑,亦可默然任思绪驰骋……碰上都是男士,农民兄弟也会偶尔来段风趣幽默的小故事或逗笑娱乐的荤段子,调节气氛。然而也有例外,有一回,我替家人去踏水,踏着踏着,突然连接车叶与龙骨的木栓断了,“哗”一声,一长串车叶便都掉了下来,车鼓头没有车叶与龙骨的连接羁绊,便飞一般地转,我踏不上节奏,双手抱着栏杆,吊在空中挣扎,一阵乱叫,还好有惊无险,没掉下来,至今记忆犹新。

记得有一年暑假,我们几个回乡中学生兴致勃勃也要求加入生产队的踏水行列,那天队长安排我们一台水车,负责一片水稻田,另安排四个男丁壮劳力,拟与我们PK,我们依仗年青,铆着劲,发誓夺魁,但眼看一个上午快过去了,双方仍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正在无计可施时,我看到家人们陆陆续续把午饭都送到田头,突然灵机一动,兴奋地告诉伙伴们一个“秘密”,大伙心领神会,心中窃喜,于是我们水车不停,轮流一人下去吃饭,而对方自然没有想到这一招,全都停下来吃饭,吃完饭还不忘抽烟休息。人停水车不停的“秘密”,让我们这几个学生郎赢得了提前完成任务的时间,胜利夺冠,过后,队长表扬我们:还是喝过墨水的脑袋好使。

水车与家乡人们结下不解之缘,因此家乡农民对水车的爱护顾惜,更是情有独钟。搬动水车要轻抬慢放,安装水车要有经验的老农操作,水车用毕要放置在通风安全的院子里,车身两端用绳子扎牢,吊离超过一人高的地面,以防人为损坏,新买的水车要用上等的桐油上漆,以防变形和虫蛀,比爱护金银财宝还上心。

我的家乡泉州南门外池店镇村头村,除了一部分水稻田外,更多的是山坡地种各种经济作物,主要是地瓜,地瓜也是家乡人们的主粮,每年农历的六七月大暑天,天不下雨又是地瓜长根茎的最佳季节,因此抗旱成了生产队的一件大事。山坡地坑坑洼洼,每次抗旱都要动用13台水车,依着山的坡度,一车连一车,一层接一层,从山脚摆到山顶,像一条婉蜒曲折的长龙,十几台转动的水车声和着五六十个强劳力相互鼓劲的呐喊声和一股股涌入畦沟的流水声,孕育着地瓜的丰产和农民们的喜悦……

后来生产队买了抽水机,水稻田再不用踏水,山坡地也修了水渠,为家乡做出贡献的水车进了博物馆,然而,只要想起它,那“咿咿呀呀”的水车声便在耳旁回响。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专题新闻
   A05版:泉州新闻·社会
   A06版:泉州新闻·时政
   A07版:封面纵深
   A08版:封面纵深
   A09版:封面纵深
   A10版:泉州新闻·社会
   A12版:泉州新闻·社区
   A13版:泉州新闻·社会
   A14版:省内新闻
   A15版:教育周刊
   A16版:教育周刊
   A17版:教育周刊
   A18版:福彩
   A19版:投资理财
   A20版:综合新闻
   A21版:家周刊
   A22版:家周刊
   A23版:功夫早茶
   A24版:第一眼
依依水车情
平安丰泽普法行
成长的“竹”迹
征稿小启
法润 丰泽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