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6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君之所在即是吾乡
尤寅灵一家

■早报记者 张博 张美娟 文/图

本期家书·家风系列报道刊登的这封特别的信,是泉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尤寅灵写给军人丈夫洪燕森的家信。2018年正逢公安边防改革之际,身为军嫂的她用文字表达了对丈夫的深情。作为军人家庭的另一半,一直都是一个特别的群体。她们未曾入伍却与军人荣辱与共,未着军装却与军营血脉相连,未获战功可军功章里却有她们的一半功劳。这封家书,我们看到的不只是秀恩爱,而是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他们演奏的一曲动人的歌。

“我们家庭氛围特别和谐,这可能得益于他很能讲道理,不管是红色故事还是心灵鸡汤,他都能拿来和我、孩子、我的婆婆聊聊。”一聊起丈夫洪燕森,尤寅灵就满脸的笑意,“也不知道是故事讲得好,还是口才比较好,我们每个人都能认真去听,也能用在实践生活中。夫妻互相包容,婆媳和谐相处,父亲和孩子互动有加,这样的交流方式是我们家的主流。”

“教育孩子,他可以说是‘虎爸’。在我们小区至今还有一段他教育孩子的段子:在大冬天里,他会让当时年纪尚小的女儿,就只穿着纸尿裤在草地上爬,我们都心疼死了,又说不过他,小区的老爷爷奶奶们也被他的行为吓到了,质疑声很多。但他依旧按照自己的方式锻炼女儿,现在女儿身体很好,也很少生病。”

“他也很爱学习,不管是心理咨询师还是摄影师,或是司法考试,研究生考试,他都一直在追求自我成长。女儿学到了他爱看书的好习惯,甚至也特别喜欢讲道理。”

爱情有美好,当然也有最难的时候。

尤寅灵怀孕时,洪燕森正好被派往西藏。一个人买菜煮饭做家务产检还是小事,当腹中胎儿被检查出有异常,到底要如何抉择的煎熬是她此生觉得最艰难的时候:“在那段时期,他刚好没办法陪伴在身边,我一直对自己说,也对肚子里的孩子说,要坚强!要努力!我们一定会没事的!没有亲身经历这种事情,你不会相信自己有这样大的勇气和潜力。我们也很幸运,孩子出生后很健康。”和记者谈到这段经历时,虽然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还是能感觉得到尤寅灵内心的波澜。

去年,洪燕森尤寅灵一家被省总工会评为“职工最美家庭”,在尤寅灵眼里,丈夫爱家、爱孩子、有责任心、有担当、时刻都在学习……君之所在即是吾乡,这就是他们爱情的模样吧。

燕森:

见字如面。今天带宝宝去公园了,有人夸她漂亮,她懂得说谢谢了。睡前看了小熊绘本,宝宝睡着的模样,像你。

最近听说部队要改革了,你也将脱下军装。我知道你爱这身军装,我也爱。

第一次遇见你,是在你们单位和我们学校联合举办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我作为学校青年党员代表参加,看着你忙碌的样子——国字脸、大眼睛,鼻子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饭桌上,你对我笑了笑,你笑容很灿烂,像三月的暖阳。我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去海边看世界杯直播。看我穿着高跟鞋,你出去找椅子,找好久才找到。看你默默搬来椅子放我旁边,我心里好踏实。

之后,我们的联系越来越频繁,书向鸿笺,红叶之盟,一堂缔约,良缘永结。遇见你,就像冥冥之中的安排,像心底突然涌出的一股清泉,汩汩流淌,甘甜清冽。婚礼上,你将戒指轻轻戴在我的无名指上,你说:“这辈子,我有的,都给你!”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结婚后,我们迎来了爱情的结晶。那段时间,你奉命去西藏出差。挺着大肚子,我一个人买菜煮饭做家务,产检也都是我一个人去。医院里,看着别的孕妇都有老公陪着,说实话心里还挺酸。因为一个人产检,检查结果如果顺利还好,就怕有不顺利的时候,自认为坚强的我也会十分惊慌。做四维彩超时,医生告诉我,说宝宝有个指标出现异常,建议专家复检。医生谨慎的态度和微皱的眉头让我不安,紧紧拽住报告单,我不敢相信这个结果。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妈妈打来电话,说爸爸因心肌梗塞住进了重症病房!

悠长的医院走廊,孤单的身影找不到依靠的臂膀。我想,这应该是我这辈子最艰难的时刻吧,丈夫远在西藏,老爸重症病危,腹中的胎儿命运多舛。我多想打电话让你回来,多想靠着你的胸膛抱怨释放……

人们都说,做军嫂是要有勇气的。结婚以来的经历告诉我,选择做军嫂,除了非凡的勇气,更要有比大海更深沉的爱。既然做了选择,那我就用行动来支持你——你选择守护国门,那我就陪你一起,用女人的双肩为你担起家里的“边防线”。

我最终没有打电话催你回来。感谢上苍,爸爸手术成功,孩子也顺利出生,健康、平安。

做一名军嫂很光荣,但有时我也会委屈。白天围着一群学生转,晚上到家还要陪孩子、做家务。有时候我会想,你什么时候才能每天都回来陪我,陪陪孩子呀。

那天你下班回到家时,看着你一脸疲惫,我很心疼。我知道部队值班备勤要求严,你不在家时,我习惯从网络和报纸杂志上了解边检工作,时不时地会关注有关部队和边防的消息。我也从新闻里了解到,边检站职业化改革已是势在必行。

我懂你的疲惫,也许你挚爱这身军装,也许曾经规划好的人生顿时充满了变数,也许你想有更多的时间陪陪女儿和我……但因为改革,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顺其自然。

我懂,你不愿意提及脱军装的事情,是因为害怕母亲因误解而担心,害怕我会多想而影响工作。但你不需要解释,因为认定你时我就知道,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刻起,你就把“使命”装在了心中,把“服从”烙进了脑里。都说“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你一心装满国,我便一手撑起家。无论前景如何,我都会陪你分担苦与愁、分享甜与乐。你要相信我一定能对得起“军嫂”这个称呼,一定能做你最坚强的后盾。

这些天变得干燥起来,妈妈晚上咳得比较频繁,明天我就去买点百合,炖点雪梨汤给她喝。女儿长得很快,会背童谣了,还会戴着你的军帽学敬礼,像极了你。每次与你视频,女儿还是会习惯抢手机,只要视频挂断,她总会哇哇大哭。看着泪水挂在那稚嫩的脸上,我也很难受,但一想到还有许多与我们同样情况的家庭,还有许多比我们更艰苦更困难的军嫂们,我的心里也就坚强了许多,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军人的牺牲岂止在战场,军人的奉献何止在战时!

家里的事你就放心吧,女儿很勇敢,我也会坚强。不管部队如何改,无论身份怎么变,你到哪,我就跟到哪。君之所在,即是吾心归处。

妻:尤寅灵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泉州新闻
   A05版:泉州新闻
   A06版:泉州新闻
   A07版:泉州新闻
   A08版:福彩
   A09版:教育周刊
   A10版:教育周刊
   A11版:投资理财
   A12版:广告
   A13版:专题新闻
   A14版:广告
   A15版:功夫早茶
   A16版:第一眼
君之所在即是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