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0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大厝兜(三章)

■黄志雄

后沟山

有山做依靠是幸福的。我的老家,背后紧紧相连的后沟山,就是我最大的依靠。

后沟山是一群绿色的语言,风把时间与希望吹成花瓣和果实。记忆中,我在后沟山有过飞扬的笑声,还有填饱肚子的信物。

岁月行走,我曾经记录的文字,包括诗行,都有后沟山的温度。后沟山是我文字里的动容和诗歌里的气息。

在我累的时候,后沟山的绿叶会为我扫去那些顽固的灰尘,还我干干净净的灵魂。

当大家在眉飞色舞地讲背后故事的时候,我也自豪地想起大厝兜老家背后紧紧相连的后沟山。

只是我,不习惯用嘴吹出。

如果后沟山能单独装订成册,那么后沟山上的每一粒尘土或每一个细小的生命,都是诗歌里的每一个文字。

包括休憩于此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

书发出响亮的喊声。

幸福,不是简简单单能够取得,也不是随随便便能够拥有。

水库内

山中的水库,离家百余米,我儿时的天堂。

水库的水清澈、平静,拥抱着山边一层层翠绿的茶园。巧夺天工的岩石,也向水库抛出自己的美艳。

岩石深处,潺潺牵出一脉泉弦,一曲山音在水库四周回响。

偶尔还有鸟语的伴奏,一派袅娜的和鸣。

水库坝上,有我家种植的毛竹。竹子向天空伸展,水库涂鸦出了一幅百竹图,茂盛、坚挺,如大厝兜的走向。

但水库是安静的,即使有风的日子,水库也只是轻轻晃了晃,泛起一阵涟漪。

也许,世间万物已被其深藏,包括色彩和声音。

在水库下面的炊烟,按时飘起,如那老黄牛归来。

老黄牛应该知道,家的上方有水库。水库一定在深山中。

水库应该也知道,水库在山的低处。水库之上还有山,就如毛竹就长在水库的高处。

其实我也明白,水库正在被岁月刷新,水库内成为风景。

一条观光的天线栈道,正在毛竹之上在水库之上在我家之上在老黄牛之上形成。

水库内,众人的乐园。

角落寺

后院山上,有一寺庙从宋朝而来。大厝兜村民大义献地的胸襟,或许更早。

历史是远去的烟云,无论经历了多少晨钟暮鼓,后院山上的角落寺,都有和尚在扫地、念经、敲木鱼。

角落寺或大或小,都盛传着佛性。

即使时光躁动,让角落寺只剩下一间小小的草屋。

菩萨一直不敢忘却的,就是把善念传播。

后院山的一草一木,还有大厝兜一代又一代的村民,都心存菩提。

我不会去考究角落寺曾经的风雨,我只是深信佛的慈悲属于并不虚构的春天。

只要给予足够的耐心,善的种子一定会发芽,会生长,会把世界荡漾。

如今,角落寺已正式复名“普陀寺”。

山风阵阵,梵音缭绕,莲花以盛开的态度,张罗了生活的帷幕。

所有的荆棘,被一个个微笑抚平。

我在大厝兜后院山,在安溪普陀寺,煮水听茶。菩萨的佛光,普照出我的心海。

远方一片辽阔。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特刊
   A05版:特刊
   A06版:特刊
   A07版:泉州新闻
   A08版:泉州新闻
   A09版:泉州新闻
   A10版:泉州新闻
   A11版:泉州新闻
   A12版:教育周刊
   A13版:省内新闻
   A14版:功夫早茶
   A15版:综合新闻
   A16版:第一眼
大厝兜(三章)
忆外婆
漫画
不想让一颗心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