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0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忆外婆

■戴方毅

这些年来,我时常被梦中的铃声震醒。每回醒来,我都泪流满面,总有太多的话想向您——我的外婆倾诉。

在我们相依为命的四年里,铃声一直陪伴左右,无需言语。通过铃声我们读懂彼此。直到现在,我还不确定高中毕业后的应征入伍,对您来说会不会是一种伤害。然而在那无数个听不到铃声的夜晚,我是急躁、烦闷的,脑海中时常浮现出与您见最后一面的情景。我清楚地记得,入伍出发的那天,您特意将花白的头发染成黑色,又梳得极为细致、光鲜,在几个孙辈的搀扶下送我踏上应征之路。妈妈偷偷告诉我,您已近40年未走出家门了!还记得吗?临近集结地时,见我盯着您梳得极为整齐的头发,您感慨地说:“外婆老了。”我乖巧地答道:“外婆不老,才70多岁呢!”您开心地笑了,可很快您又哭了:“毅孙这么一去,退伍回来时恐怕是见不到我了!”我知道您舍不得我去当兵,可您明白当兵是我从小的理想,最终还是支持了我。我记得临上车的时候,您对我说:“在部队好好干,当个好兵。”入伍后的日子里,便是大舅、二舅和妈妈照顾着您,铃声自然是不需要了。妈妈几次来信说,您经常在梦中去按床头的铃,而且每次都是一个长音。更让我难过的是,在我考上军校的第二年,您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妈妈来信说,您临终时用力地按了铃,我知道您一直在想念着我。外婆,我也很想您。真的很愧疚,在守卫海疆的我没能在您身边长期陪伴左右,也未能回去见您最后一面。在部队,我尽量不去想那铃声,但终究摆脱不了。虽然它只是出现在梦中,但正是这梦中的铃声,震走了我的无知、天真和懒惰,激励我上进。如今,每当在开满刺桐花的大街小巷,看到天真可爱的孩子们在外婆的拥抱中开怀大笑,我便会想起您。外婆,您永远在我心中!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特刊
   A05版:特刊
   A06版:特刊
   A07版:泉州新闻
   A08版:泉州新闻
   A09版:泉州新闻
   A10版:泉州新闻
   A11版:泉州新闻
   A12版:教育周刊
   A13版:省内新闻
   A14版:功夫早茶
   A15版:综合新闻
   A16版:第一眼
大厝兜(三章)
忆外婆
漫画
不想让一颗心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