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万物静观皆自得
——读汪曾祺《人生如逆旅》

■甘武进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一生,我们在各处停留、生活,总有些人与事值得我们怀念。追忆往事、怀念故人,或写人间至爱、草木虫鱼等,用文字记录下来,则是最温暖的。在《人生如逆旅》(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年6月)中,汪曾祺先生用随性质朴、通俗平易而富有亲和力的语言,似拉家常般娓娓道来,写父母亲、金岳霖先生、老舍先生等人与事,写出了最深的真情,让那些故人看起来都显得那么可亲可近。

汪曾祺是跨越几个时代的作家,在小说、散文戏剧文学与艺术研究上都颇有建树。其散文因其独特的文风、干净的语言、恬淡的人生况味而深受读者喜爱。此书精选了汪曾祺较为人所知的经典散文合集而成,文内涉及“心寄故人、人间味浓、人间风物、人生天地间大美无言、书怀人生”等不同的主题,文笔从容畅达,创作风格悠远空明,在行云流水般的语言中描述出一种淡泊超然的人生态度,流动着一种对生命的热爱,对生活的真诚。

在书中,汪老将视角放入更具体而微的世俗人间,让我们感受文中那宁静、闲适、恬淡的气韵,追求心灵的愉悦。“多年父子成兄弟”是汪老父亲的一句名言。汪老说:父亲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是个很随和的人,对他的学业是关心的,但不强求……这样的父亲的确可爱。于是,汪老说他自己与儿子的关系也是不错的:对儿子的恋爱,他也是采取闻而不问的态度;他的儿子有时叫他爸,有时叫他老头子……这就是所谓的家教,这就是值得一代代传承的温馨祥和的家庭氛围。

汪老的食物描写让人觉得身临其境。可能是他本身就会做菜的缘故,对食物的描写有不自主的熟悉感和亲近感。在《干丝》中他写道:“干丝不是下饭的,是佐茶的。”“我那道煮干丝自己也感觉不错,是用干贝调的汤。前已说过,煮干丝不厌浓厚。”在《四方食事》中,他说中国不少省份的人都爱吃辣椒,北方人爱吃生葱生蒜,而有些东西本来不吃,吃吃也就习惯了。由各地不同的食物他引出了一个思考。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

最美不过人间风物,可惜我们很多人往往无意或故意错过。在《花园》里汪老说:“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那里有蟋蟀、蜻蜓、蝉、鸟儿、荷花、槐树等。”他说:“有一年夏天,我已经像个大人了,天气郁闷,心上另外又有一点小事使我睡不着,半夜到园里去。一进门,我就停住了。我看见一个火星。咳嗽一声,招我前去,原来是我的父亲。他也正因为睡不着觉在园中徘徊。他让我抽一支烟(我刚会抽烟),我搬了一张藤椅坐下,我们一直没有说话。那一次,我感觉我跟父亲靠得近极了。”

从儿时的天真烂漫到文章最后的“我已经像个大人了”,花园作为一个实体,陪伴了作者整整一个童年,完成稚童到成年的蜕变;作为一种情感的见证,花园中千姿百态的花虫鸟树,是作者对纷繁多变现实生活世界的独特生命体验。书中的景,更多的是描写山的景致。人生天地间,目之所及,皆大美无言。全书语言清新自然,如同一位慈祥老者安坐一旁娓娓道来。另外,汪老的画技也很高超,书中有不少他的画作,寥寥几笔勾勒,给人以无限的想象。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汪老用其清新、淡雅之笔将敦厚的温情献给了尘世间,呈现出鲜明的日常生活色彩和闲适和谐的审美情趣。人世间很多事,想一想,的确很有意思。愿我们从此书中体会到汪老的人格情思,感受到他随和可亲的个性,至真至纯的精神,将寻常的日子过成诗。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泉州新闻
   A05版:泉州新闻
   A06版:泉州新闻
   A07版:泉州新闻
   A08版:泉州新闻
   A09版:投资理财
   A10版:开卷
   A11版:功夫早茶
   A12版:夕阳红
   A13版:美食
   A14版:国内新闻
   A15版:国内新闻
   A16版:第一眼
万物静观皆自得
李清照的读书单
读书须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