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打补丁的凉鞋

■张军霞

前几天,住在我家楼下的小姑娘网购了一双新鞋子,差点把她妈气坏了,因为老人家发现,这双新鞋上面打着几个显眼的补丁,用粗线缝着,鞋身上还印着许多莫名其妙的小字。小姑娘母亲气愤地说:“花好几百块钱,买回来一双打补丁的鞋子,卖鞋的人真是太没良心了,赶快退货吧。”小姑娘跟她解释说:“这可不是一般的补丁,是人家故意设计成这样的,那些小字是说明书,这种鞋现在可流行了。”

邻居大妈逢人就说女儿乱花钱,说自己小时候家里太穷,不得不穿补丁鞋,现在好不容易日子好了,没想到女儿又穿上了补丁鞋。

身为“70后”的我,颇能理解大妈这番感受。因为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普通农民家孩子而言,穿补丁鞋不算啥稀罕事儿。我们那时穿的布鞋,多由母亲亲手缝制。小孩子脚丫长得快,往往鞋底还很结实,鞋面上却被大脚趾拱出了窟窿。遇到这种情况,多数人家是舍不得把鞋丢掉的。巧手的母亲会尽量找出当初做鞋时剩下的鞋面,按照窟窿大小,裁剪一小块布,重新缝到鞋面上,这样虽然不好看,但强过露着脚趾。布鞋这样打补丁,只是看起来难看,并不影响跑跑跳跳,凉鞋可就不一样了。

那时的夏天,我们通常都穿一种从供销社买回来的塑料凉鞋,这种鞋比布鞋透气性好,颜色也鲜艳,最重要的是下雨天不怕鞋子被打湿,可以穿着它出去玩水。可惜的是,塑料凉鞋一般都不太结实,往往没等一个夏天过完,就会出现鞋面或鞋带处断开的情况。我记得,那时家里穿过的旧凉鞋都不会被丢掉,我和姐姐的凉鞋一旦出现断裂,父亲就会比量一下鞋子断裂处的长度,接着去旧凉鞋里翻找,剪下其中的几块备用。然后再拿出一根粗铁丝,把它放在火炉上烧得通红,把烧烫的铁丝按到鞋子断裂的地方,等它熔化一些后,赶快把剪好的小长条按上去,把它们黏合到一起。

每次,父亲这样修补我们的凉鞋时,屋子里总充斥着一种刺鼻的味道。本来好好的凉鞋,被打上了难看的补丁,也是一件令人不爽的事情。可是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年能穿上一双新凉鞋已经不错了,哪怕它坏得不像样了,也只能修修补补继续穿。父亲知道我们爱美,每次给凉鞋打补丁时,尽量选和鞋子一样颜色的塑料条,让补丁不那么刺眼,我们也就不好再抱怨什么了。

印象中有一年夏天,母亲给我买了一双粉红色塑料凉鞋,上面还有漂亮的蝴蝶结,我很喜欢它,也格外珍惜。下雨时宁肯光脚踩在泥泞里,也不愿意让这双新鞋沾上厚厚的泥巴。有一天放学时,同桌小雨和我闹着玩,我被她故意伸腿绊了一下,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左脚落地时,由于滑得太厉害,凉鞋的半个鞋面都掉了下来,我伤心地哭了。因为不管父亲再怎么费尽心思,打过补丁的凉鞋再也没有从前那样漂亮了。为了这件事,小雨也很内疚,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她有了好吃的水果,总要分给我一些,我渐渐也忘却了凉鞋带来的不快。

今昔对比,不由得让人心生感慨。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泉州新闻
   A05版:泉州新闻
   A06版:泉州新闻
   A07版:泉州新闻
   A08版:泉州新闻
   A09版:投资理财
   A10版:开卷
   A11版:功夫早茶
   A12版:夕阳红
   A13版:美食
   A14版:国内新闻
   A15版:国内新闻
   A16版:第一眼
故乡水恋
打补丁的凉鞋
筑牢安全线 新华社 程硕\绘
那年“双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