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那年“双抢”

■曾华福

在南方,过去水稻一般一年种两季,农历六月早稻成熟收割后,必须赶季节在立秋前将秧苗插下,抢收抢种,所以叫“双抢”。那年夏天,正赶上附近生产队“双抢”,厂党委接到上级帮助当地农民割稻子的突击任务,首先自然是制浆车间和碱回收车间。

制浆车间与碱回收车间是当时厂里的两个标杆车间,制浆车间以文明生产、秩序井然见长,碱回收车间依靠技术人员与工人骨干驯服进口洋设备而出名,两个车间各有所长、旗鼓相当,也有一点小毛病,互相不服气。

两个车间接到任务后都铆足了劲。开动员大会,挑选曾干过农活的精兵强将,各组织五十个强劳力,磨刀霍霍,大有一决雌雄之势。听到“风声”的生产队心知肚明,给两个车间分配同样的任务,提供数量一样的镰刀和打谷机。

第二天一早,浩浩荡荡的两支队伍分别来到各自田头,带队的制浆车间主任还不忘战前再动员、再鼓劲,接着由30人组成的割稻队率先进入“阵地”。小伙子们如猛虎下山,在稻田里一队队列开。

随着一把把镰刀在一株株稻秆上划过,一把把稻子应声落下,一会儿工夫,队伍后面堆起了一堆堆割好的稻子。紧接着搬稻队齐上阵,把稻子聚拢在一起搬到打谷机旁。这时五台打谷机轰隆隆的响声响彻一望无际的金灿灿的稻田上空。小伙子们双手扬起的一大把一大把稻子往机上一送,一粒粒金黄色的谷子便落进谷桶里。

割稻队一路向前,农民出身的工人师傅越干越欢,一块块稻田在镰刀的“嚓嚓”声中露出了一截截整齐的稻桩……

然而因为打谷机不够,慢慢地两个车间割下来的稻子越堆越多,打谷机成了制约完成任务的瓶颈。这时离中午饭点的时间很近了,任务还没完成一半。带队的制浆车间主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劲在稻田上来回踱着步……这一切都躲不过在一旁割着稻子的一位帅气年轻人的眼睛。只见他放下手中的镰刀,抬头远眺,见炊事班的师傅们正挑着午饭向稻田方向走来。他眼前一亮,心想不就是缺少打谷机吗?有了!有办法了……于是他兴奋地跑到车间主任身边,贴着他的耳朵窃窃私语,但见车间主任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也由阴转晴。随后他重新调度,布置任务。

这时午饭已送到田头,队伍按最新的安排,一部分停下来休息,一部分停下来吃饭,只有打谷机不停。而远处的碱回收车间循规蹈矩,全都停下来吃饭。就在吃饭和休息的这段时间,制浆车间把一个上午堆积的稻子全部打完,下午制浆车间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完成任务的制浆车间不忘碱回收车间,帮助他们也完成了任务……

这就是那年的“双抢”。

回不去的是岁月,忘不了的是经历。

   A01版:封面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泉州新闻
   A05版:泉州新闻
   A06版:泉州新闻
   A07版:泉州新闻
   A08版:泉州新闻
   A09版:投资理财
   A10版:开卷
   A11版:功夫早茶
   A12版:夕阳红
   A13版:美食
   A14版:国内新闻
   A15版:国内新闻
   A16版:第一眼
故乡水恋
打补丁的凉鞋
筑牢安全线 新华社 程硕\绘
那年“双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