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4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帮34名房主讨回2600多万元房款
浙江“民间讼师”被判敲诈勒索

刘祖樑,浙江省绍兴嵊州人,因“爱管闲事”被称为“民间讼师”。2013年,因当地一楼盘销售负责人私吞部分房款,又涉其他犯罪行为向警方自首,导致34名购房者无法按时接房。刘祖樑通过信访途径帮助房主讨要回2600多万元房款后,在当地开始小有名气。

2018年,因涉嫌骗保,刘祖樑被嵊州市公安局抓获。在调查过程中,5年前的退房款案被重新调查,并被判敲诈勒索。2020年11月11日,刘祖樑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当时的4名购房者一同被判刑。刘祖樑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刘祖樑的代理律师称,一审中他为刘祖樑进行了无罪辩护,但法院并未采信。目前正在等待二审开庭。

销售经理私吞购房款 34名业主无法收房

2010年年初,因与购房者何某有债务关系,杭州天畅网络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天畅公司”)股东兼销售经理周某认识了何某的朋友高某初。随后,周某将其公司开发的“天畅西溪金座”项目介绍给高某初等人,希望高某初能以团购方式进行大批量购房,同时还承诺可以将此前向何某等人借款的140万元作为房屋首付款进行抵扣。2010年3月,高某初等人与周某签订了《“天畅西溪金座”团购合同书》。

签订团购合同后,高某初开始在绍兴嵊州进行房屋销售。购房者之一马先生表示,“当时房子价格比较低,我打算买来投资。差不多30多名购房者将房款交给了高某初,共计2635万元”。

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2019)浙0602刑初932号《刑事判决书》显示,嵊州购房户将购房款交给高某初后,高将收到的房款于2010年至2011年期间,分别转入周某及天畅公司等的账户内。但周某未将收到的全部款项支付给天畅公司。

在之后的合作中,周某曾向高某初转让了价值360万元的10万股公司股权。此时,尚未参与房主维权的刘祖樑不承想这360万元将成为他被认定敲诈勒索的关键所在。

2011年8月29日,周某因涉其他案件向杭州市余杭区公安机关投案自首。高某初得知后立即到天畅公司了解购房款情况,得知周某只支付给天畅公司1310万元购房款,其余款项不知去向,且周某本人已无经济能力。经与天畅公司法定代表人商谈,天畅公司表示愿意通过诉讼途径退还实际收到的1310万元转账房款及高某初等人支付的200万元现金款,共计1510万元。

随后,高某初以周某涉嫌合同诈骗向嵊州市公安局报案。嵊州市公安局经查,高某初打入周某个人账户及指定账户共计2295万元,其中周某将1310万元以房款名义打入天畅公司,360万元系高某初向周某购买的股权,140万元系高某初以借款名义给周某。因周某并未将全部资金非法占有,警方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因嵊州购房户均将购房款直接交给高某初,遂要求高某初承担所有还款责任。

“当时我们多次到楼盘看过,确定无法收房后,就开始找高某初,希望要回购房款。”购房者马先生说。

“民间讼师”介入

信访牵头签订和解协议

因多次协商无果,高某初找到了被称为当地“民间讼师”的刘祖樑,并委托他代为处理此事,还口头承诺事成后可以支付100万元酬劳。

刘祖樑的妻子邢幼云表示,接到高某初的请托事项后,刘祖樑分析了双方协议等相关材料,并查阅了相关法律法规,最终建议通过行政途径而非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刘祖樑介入后,2013年8月24日,在杭州市余杭区常务副区长及余杭区信访、公安、街道办的多位政府领导和部门的协调下,天畅公司、房地产代理销售公司与高某初等人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其中明确标注,该协议系在余杭区政府相关部门牵头协商下达成和解,开发商和房地产代理销售公司退回34位购房业主全部购房款2635万元。

同年9月,34名购房者拿回购房款后,高某初兑现承诺向刘祖樑支付了100万元酬金。

就在事情已经处理完成5年后的2018年,刘祖樑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为由抓获。“民警当时搜查家里的时候,发现了刘祖樑存有5年前帮杭州34位购房业主维权案的材料,又说他涉嫌敲诈勒索。”邢幼云介绍,刘祖樑被抓是因帮助其亲家办理交通事故保险理赔。为申请1万元误工费,根据保险公司的要求,他在刘祖樑儿子的公司为亲家开具了一张任职证明。事后,其子也因此被判刑。

2018年9月18日,刘祖樑被抓后不久,包括高某初等在内的4名购房者,也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拘。

100万元酬劳成赃款

“民间讼师”被判11年6个月

到底是劳动所得还是敲诈勒索?为何信访已和解5年后又被认定犯罪?2019年10月14日,随着刘祖樑涉嫌诈骗、敲诈勒索的《起诉书》的公开,此事引发关注。

《刑事判决书》显示,公诉机关指控,接受请托后刘祖樑首先了解所有案情,在多次商谈中,刘祖樑、高某初等人明知人民币360万元系购买股权的款项,与天畅公司等毫无关系,还共同决定将人民币360万元也作为房款向天畅公司索要,并以刘祖樑确定的方案开展向天畅公司索要退款的活动。

公诉机关称,刘祖樑组织嵊州购房户与天畅公司进行谈判,在谈判未果的情况下,刘祖樑组织嵊州购房户到“天畅西溪金座”售楼部、楼盘工地吵闹,到天畅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丈母娘家滋扰。因刘祖樑等人长时间集群上访,给社会稳定造成极大负面影响。

对于指控内容,检方出具了部分购房者的证人证言。但在庭审中,刘祖樑否认了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2020年11月11日,刘祖樑被绍兴市越城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

刘祖樑的辩护律师认为,根据事实,本案争议在于,侦查机关认为,刘祖樑等人在明知案涉360万元“购股款”与天畅公司完全无关的情况下,采取“威胁”“要挟”等手段迫使天畅公司承担该款项,构成“敲诈勒索”。但辩护人认为,刘祖樑等人要求天畅公司退还的2635万元总金额,并未超过天畅公司依法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范围,且刘祖樑、高某初等人并无非法占有目的,不能认定为“敲诈勒索”。因不服判决,刘祖樑等人提出上诉。目前正在等待二审开庭。 (上游新闻)

   A01版:头版
   A02版:今日头条
   A03版:泉州新闻
   A04版:一线通两会
   A05版:泉州新闻·社会
   A06版:泉州新闻·时政
   A07版:泉州新闻·社会
   A08版:泉州新闻·社会
   A09版:教育周刊
   A10版:教育周刊
   A11版:家周刊
   A12版:家周刊
   A13版:功夫早茶
   A14版:国内新闻
   A15版:国际新闻
   A16版:第一眼
浙江“民间讼师”被判敲诈勒索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