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7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个人海外代购们何去何从?
根据《电商法》,将对游离在灰色地带的海外代购、网络微商进行注册登记,划划手机就能赚钱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在个人代购遭到严管的同时,跨境电商却迎来发展机遇。(邱雅婷/图)

元旦之后《电商法》实施,一个代购在朋友圈调侃道:“如今自己就是操作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根据《电商法》,将对游离在灰色地带的海外代购、网络微商进行注册登记,划划手机就能赚钱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朋友圈代购 “花样”百出

由于各大平台对代购的监管没有出具体细则,导致很多真真假假的版本流传在代购圈里

2019年的第一天早上,记者打开微信朋友圈,除了像往常一样满屏的跨年新年祝福,还被代购们新奇的画风给刷屏了。

1月1日不仅是元旦,也是《电商法》执行的第一天,记者打开朋友圈,发现代购们早就闻风而动,各显其才。“我自己炖的汤,有消炎的作用,家里还有两碗,喜欢喝的话可以跟我说”。针对悦木之源菌菇化妆水的配方与功效,代购们想出了如此文案。“倩碧”的黄油则被描述成了“隔壁村倩倩的弟弟,有油、很清新”。针对黛珂的牛油果乳液,代购们也想出了神文案:“我的家乡特产,牛油果,吃了不长痘痘,还能消除闭口。”更有中式英文:“tf15,this one,ask you buy不buy”。

为了防止图片侵权,代购们还都配上了手绘的图案,一些灵魂代购设计师新鲜出炉了简单粗暴型的简笔画,为美术和商业的融合“前赴后继”。有网友评论道,“现在做电商,要有文化了,八国语言是基础,画画是必备技能。”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各大平台对代购的监管没有出具体细则,导致很多真真假假的版本流传在代购圈里,比较典型的诸如“敏感字眼交易双方封号”“不能微信直接付款”“朋友圈限流和降权”等说法。代购们的恐慌并不是没有缘由。据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11月初,一家名为“TSHOW进口服饰”的淘宝店店主就因为代购而被判刑。“各位亲,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现在在广州女子监狱。”记者在店主游燕的道歉信中看到,其店铺做进口代购,涉嫌走私等问题。根据相关资料,游燕的店铺走私价值1140余万元的服饰,偷逃应缴税额300余万元,游燕也因此被判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刑10年,并处罚金550万元。

在早些时候,2018年12月份,朋友圈就有不少代购决定“金盆洗手”,从而掀起了一波甩货与囤货的浪潮:代购忙甩货,消费者忙着囤货。“最后一个月!一个月以后就不做啦,这段时间要带货的抓紧联系我”“以后带货全部要报关纳税,涨价是肯定的!还不趁现在囤囤囤”……

1月3日,记者采访了朋友圈里一位来自成都的代购黄女士,她表示,虽然很多人表示不再做代购了,但自己身边的不少代购朋友仍持一个观望的态度。“我花钱在淘宝上开了店铺,所以我已经于上个月办理执照,产生的交易依法纳税。同时新的工作室也将在这个月落地和大家见面,希望能更合法规范化,带给消费者更好的消费购物体验。”

“泉州代购”忙转型

有的代购还在观望;有的已转型做微商,甚至已经办好了营业执照;有的转型为从事跨境电商的小微企业

有人积极转型,也有人还在观望。

2018年12月3日,早晨6点15分,泉州人李女士拉着两个28寸的空箱子出发前往厦门机场,这是她2018年最后一次飞往韩国的代购行程。

落地首尔的时候已经快到下午一点,但她顾不上吃一口东西,就立刻去免税店排队。走到免税店门口,兰蔻、SK-Ⅱ等热门的品牌柜台前已经排起了长龙。一个柜台平均要花上40分钟来排队,晚上9点多,李女士终于结束了在免税店的第一趟“战斗”。坐上出租车,她没有直接回酒店休息,而是去东大门批发市场做直播。路上,她一手拿着手机发朋友圈、回复微信;另一手不断摆动着手里的衣服、配饰。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去韩国代购,”《电商法》的到来,让李女士有些措手不及,“不知道具体的细则是怎样的,但我现在的方式肯定是行不通了。”李女士坦言,“最近圈内‘人人自危’,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人肉代购最怕听到那一句‘你过来,箱子打开!’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一旦被抽中检查,超标的商品就要被罚款,这些损失都要自行承担。”李女士告诉记者,就在前阵子,有个朋友去日本“人肉代购”,回国前把一部分大件商品先寄回国,结果货物被海关卡了。“整整2大箱货物,全部被退运回日本了。可能是货物太多了,最近半年以来海关查得比较严。”后来,货物退运回日本的快递公司后,又经过分装几经辗转重新寄回了泉州,“不过这一来一回损失了不少,她这趟算是亏大了。”

李女士向记者透露,国外的代购同行大多都与清关公司有合作,或者尽量找包税的华人快递公司,例如申通、顺达等。“美线的华人快递公司选择很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包税的。包裹如果‘被卡’了,最多是通关慢一点,最后基本都能放出来,万一不行就退回原国,也比被税划算。日线的华人快递比较少,一般走邮政。”她表示,很多代购同行都有合作的清关公司,按商品金额的8%左右收费。几年前,代购行业的普遍利润是20%左右,这样一来,现在的利润只剩大约10%。

此外,李女士还表示,如今广州、厦门口岸都开始利用技术手段加强监管,“估计离国内其他口岸收紧政策的日子应该也不远了”。

李女士告诉记者,身边一部分代购同行已经转型做微商,甚至已经办好了营业执照。“代购以化妆品、保健品、婴幼儿用品、潮品这几大类为主,按规范的渠道走,环节十分繁琐,对普通个人代购来说,几乎不太可能实现。重点是,代购行业本身价格比较透明,纳税后就没什么利润了。微商产品不一样,门槛低、品牌多、价格不透明,就算把税费加上去,消费者感觉也不明显。”

除此之外,记者发现,朋友圈中不少代购也转型在做购物返利,比如淘宝返利、蜜源、花生日记等,即别人通过微商分享出来的链接成功购物后,微商可以获得返利。

新法刚实施,尽管大家感受到了“紧张”的氛围,但记者翻阅朋友圈,发现也还是有部分代购照常在朋友圈里做着生意。

不管是代购还是微商,对于依托于社交网络的个人创业者,转型仍然迷茫。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对于个人微信、朋友圈等相关工具的出售产品和服务的管理,不论是国外代购产品还是国内微商产品,日后都有可能会出台详细的《电商法》条例进行规范。目前看来,个人代购确实需要转型,但绝不是‘躲避暂时的风险’,而应该从规范化角度谋求新的出路。”

此前,海关总署以公告形式要求各电商平台直接向海关开放跨境电商原始数据,包括订单号、商品名称、交易金额、币制、收款人相关信息、商品展示链接地址、支付交易流水号、验核机构、交易成功时间以及海关认为必要的其他数据。从事日韩代购超过八年的陈女士告诉记者,《电商法》的实施,将促进代购转型升级。几年前,她已经从个人代购转型为从事跨境电商的小微企业,因此并不会受到影响。“之后,代购的成本会上升,没有转型的个人代购生存就困难了。”

采访中,有专家认为,对于朋友圈的代购要如何实行管理,要看相关部门的监督,至于监督力度如何目前还尚未知晓。

促进电商规范发展

《电商法》将平台和商家责任“捆绑”在一起,是为了在商家没办法承担责任和无法追究的情况下,消费者还可以找平台,有助于消费者网购维权

据悉,今后,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都属于《电商法》里规定的“电子商务经营者”范畴,包括电商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商经营者。也就是说,《电商法》的适用对象既包括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进行交易的海外代购,也包括电商平台与企业。

近年来我国电商市场规模不断扩大,见证了消费端持续爆发的强劲活力。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数据,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到5.69亿。与此同时,从国内淘宝到跨境电商、从平台电商到社交电商,电子商务业已成为商业模式多样、细分门类众多、技术创新活跃的领域。

“要办营业执照、缴税,成本会提高,生意将比现在难做。”石狮人王先生是电商从业大军中的一员。记者采访了解到,从《电商法》最开始公布的不以为然,到《电商法》实施,越来越多的电商经营者和王先生一样,开始主动研究《电商法》。

去年1—8月份,泉州市电子商务交易额达2967.8亿元,比增28.9%。在泉州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进程中,电商无疑是一个重要推手。

“电子商务已经不算是一个新兴行业,经过多年的摸索发展,迟早要步入规范化、法治化阶段,我们一直在提醒企业,要早做准备,不能存有侥幸心理。”泉州市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吴友琳说。据吴友琳透露,在依法纳税方面,协会几年前就开始对辖区内电商企业,尤其是规范意识较为淡薄的小微企业,进行针对性辅导,并邀请专业人士举办了多次讲座。

在泉州市勾勾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CEO斛辉看来,对于正规品牌企业而言,《电商法》出台其实是一个利好消息,相信未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执行,企业手握该法规将迎来新一轮的崛起。“小而美的品牌孵化器”是勾勾手的定位,斛辉表示,接下去公司会在专利等知识产权方面多下功夫,比如自主品牌原创设计的保护等,希望《电商法》能成为公司的有力武器。

在泉州本土品牌营销业内人士郑煌专看来,整体而言,《电商法》更加明确了电商平台的把关、管理责任。对于电商经营者而言,更多涉及税收、知识产权等方面的责任。值得关注的是,《电商法》将平台和商家责任“捆绑”在一起,是为了在商家没办法承担责任和无法追究的情况下,消费者还可以找平台,有助于消费者网购维权。

   01版:封面
   02版:开卷
   05版:资讯
   06版:榜单
   07版:商会
   08版:商报调查
   09版:商报调查
   10版:泉州产经
   11版:泉州产经
   12版:封面人物
   13版:连线泉商
   15版:创意泉州
   23版:商论坛
   28版:广告
个人海外代购们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