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0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一菜一饭
□赵玉萍

一位以“好吃”闻名的男同事,常常下班前就忙乎着电话招呼朋友,赶赴各种饭局,自诩“喝过最烈的酒,吃过最重口的菜”,每谈及此便颇为得意。前段时间,他突然生病,住了半个月的院。待出院后,病如利剑悬于头顶一样让他恐慌,他大改重油重盐胡吃海喝的饮食方式,每顿只食一小碗粗粮,一碟子菜蔬。见我们讶异,他苦笑着说:“我这上半辈子大鱼大肉都吃过了,下半辈子就只能粗茶淡饭地对付了。”最后一句感慨尤是意味深长:“唉,人这辈子,吃的饭菜是有数的!”

其实,未必要逼不得已,才体验“一菜一饭”的美好。去年,韩国有档慢综艺节目,给嘉宾布置的任务之一就是:只用一道菜下饭。节目组的初衷打动我心,他问:“现代人是不是吃得太多了?虽然在华丽又多样的味道中也有喜悦,但只用一道菜来配刚蒸好的米饭,会如何呢?会不会更集中食物的味道、香味,还有口感呢?也许只有一种就足够了呢?”

回想以往,桌上菜肴繁多,乍见欢喜,但选择太多很容易吃得慌忙,来不及细细品味。冷静作答:我们每顿真的不需要那么多菜。之前是贪欲作祟,家中不过三口人,不做上三菜一汤就觉得日子过得可怜,然后忍不住吃撑,减肥屡屡无效后就陷在后悔里。其实,何必如此自我折磨呢?平白多消耗烹饪的精力、珍贵的食物与无辜的肠胃,真是得不偿失。平常日子里,每顿用心地只做一道菜,然后用珍惜的心态来慢慢品尝、咀嚼,这才是健康的饮食之道啊!

据说日本胖人数量很少,就是因为他们奉行少油少盐的清淡饮食习惯,吃得少而精。去过日本的朋友们曾吐槽说,在日本根本吃不饱,因为盛放食物的容器常是小巧而精致的,盘小,量自然就少。不过,好处是菜很美味,以至于归家后回味起就觉得意犹未尽。

有部热播日剧叫《风的新生活》,女主角就是每集都用心做一道菜,如“午餐肉吐司”“黄油土豆”“流水面”“牛奶泡饼干”,食材普通,烹饪简单,但她却吃出了幸福和满足。相比之下,我们缺少的并不是食物,而是珍惜与感恩的态度。身边的中年人常抱怨,尽管饭桌丰盛,但味道不如儿时美味,再努力也找不回故乡的滋味。吃得太多也是原因之一吧,自古就有“饿时吃糠甜如蜜,饱时吃蜜都不甜”“渴时一滴赛甘露,醉后添杯不如无”的古话。

看《中餐厅》第三季里,国宴厨师林大厨做的每道菜都分量很少,盛放在精心挑选的盘碟上,以其独特俱全的色香味征服了众多外国食客的味蕾。那情景不由得让人想起《红楼梦》中妙玉戏称饮茶理论:一杯为品,二杯既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因牛饮骡了。代换到饮食上,一顿一碗饭菜为品,两碗是解饿,三碗就是牛马之辈了。

宋代诗人蒋捷曾赠六字与友:“节饮食,慎言语。”亦有明代《醒世歌》云:“尘世纷纷一笔勾,林泉深处任遨游。盖间茅屋牵萝补,开个柴门对水流。得着闲眠真可乐,吃些淡饭自忘忧。舂谷持做饭,采葵持作羹。”所谓享人生清欢其实就是这样,一菜、一饭、一茶、一书。

   01版:要闻
   02版:时政·要闻
   03版:时政·关注
   04版:都市·民生
   05版:都市·社区
   06版:摄 影
   07版:健康/论瓷
   08版:经济·资讯
   09版:经济·资讯
   10版:经济·财富
   11版:经济·金融
   12版:热线新闻
   13版:地方新闻
   14版:五味斋
   15版:综合新闻
   16版:看天下
花儿的名字
一菜一饭
舍 弃
一窗秋色
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