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6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那个男的”枉为人父

父爱如伞,能为儿女遮风挡雨;父爱如山,是儿女坚实的依靠,因此很多孩子会把父亲当做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然而对于泉州市区的W小姐来说,她的父亲是一个只会打骂,没有尽到丈夫和父亲责任的人,在致电96339讲述时,她一直称呼父亲为“那个男的”。

妈妈婚后总被打骂 想离婚得不到支持

我父母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听我妈说过,他们在相处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个男的”脾气不好,但当时不懂,没把这当回事,两人就结婚了。没想到,结婚后,我妈才知道所谓的脾气不好是会打人和骂人的。

结婚没多久,我妈就怀上了我,但“那个男的”经常无缘无故发脾气,甚至无视我妈是个孕妇,时常殴打,把她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十月怀胎后,我妈生下了我,没想到坐月子的时候,“那个男的”不但没有好好照顾她,还整天跑出去喝酒,回家后就用中指指着她臭骂。我妈说,那段时间,她整天以泪洗面。我妈本来身体就不好,加上月子又没坐好,身体状况越发地差了,时常会晕倒。

我妈跟我说过,我十月龄的时候,有一个晚上我们母女俩正在床上睡觉,“那个男的”很晚才回来,一回来就把我妈从床上拉起来打,边打边臭骂,还叫我妈喝农药去死。

我妈每天生活在恐惧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打。想着这日子已经没法过了,我妈就打算离婚。可我妈娘家人知道后不同意,都来劝我妈。因为得不到娘家人的支持,我妈也就没离婚,小心翼翼地过着日子。

买烟买酒独自逍遥

生了儿子也不悔改

在隐忍中,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6岁时,我妈听从周边人的建议,准备再生一胎,期盼“那个男的”的态度会有所好转。我妈怀我弟的时候,“那个男的”刚好去外地打工,不经常回家,所以那段时间对我们来说好过了许多。后来,我弟弟出生了,可是“那个男的”并未悔改。

“那个男的”对我妈不好,对我们姐弟也是又打又骂。我记得我读初二的时候近视了,回家后“那个男的”得知我需要配眼镜时不但不给钱还打我,甚至骂我“已经长大了,不用读书了,可以去当坏女人”。最后,还是我亲戚拿钱给我配的眼镜。“那个男的”身上明明有钱,可他宁愿把钱拿去买酒买烟,也不给我配眼镜,我真的很恨他。

我弟读小学做作业犯难时,“那个男的”不仅不教还动不动打他,有时从下午四五点打到夜里十点,一打就是四五个小时,而且不让他睡觉。我弟弟长期处于恐惧中,一见到“那个男的”就害怕。

弟弟生活在恐惧中

不幸重度精神分裂

这种日子实在挨不下去了,十年前我妈跟他离婚。当时,法院判我跟我妈,而我弟跟着他。因为家里比较穷,房子被判给我跟我妈一间,他跟我弟和我奶奶分到三间房,我们还是住在同一栋房子里,只是各过各的。我记得当初他们离婚时,“那个男的”还恐吓我妈说我弟长大后,要让我弟拿刀砍我妈。

我跟我妈生活倒还好,可就是苦了我弟。“那个男的”每天都无法保证我弟的三餐,只会一箱箱地买方便面给我弟吃。我弟当时才6岁,营养跟不上,变得又黑又瘦。我妈看不过去,就让我弟跟我们一起吃饭。我弟弟跟我们生活的第一年中,他的体重一下子多了三十几斤。

弟弟慢慢长大了,读初中时,“那个男的”还是不给我弟买衣服,都是拿他自己不穿的衣服给我弟穿。那些衣服不仅不合身,而且很旧了,导致我弟经常被同学取笑。

“那个男的”对我弟不仅打骂,还不让他跟同学玩,放学后都将他关在家里,甚至在晚上恐吓我弟有坏人要杀他。可能是长期生活在恐惧中,我弟的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去年春季我弟读高一年时,老是跟周边的人说有人要害他。因为我弟神经兮兮的,老师就打电话给“那个男的”,让他带我弟去看医生。可“那个男的”不愿意,最后还是我大伯出面,跟他带着我弟去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我弟患有“重度精神分裂”,必须住院治疗。医生说这种病要坚持治疗,长期吃药。没想到,我弟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那个男的”就私自将他接回了家,甚至擅自给他停了药。接我弟回家的时候正逢夏天,“那个男的”自己躲在房间里吹空调,却连电风扇都不愿意给我弟开。

弟弟生病妈妈痛心

想把弟弟接回身边

看到“那个男的”对我弟不管不顾,我妈又着急又心痛,想自己去给我弟拿药,可是当她找“那个男的”要拿我弟的身份证去办理医保卡时,“那个男的”居然不给。

我们家经济状况不好,我妈办理了低保,她平日里会帮人打零工,可因为身体不好,只能勉强糊口,加上过去的几年,都是我妈在负责我跟我弟的日常生活所需和学杂费,身边没剩下多少钱。我中学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因为学历不高,加上上班没多久,也是捉襟见肘。虽然我们母女俩加起来没有多少积蓄,但我们还是能挺下去的,也相信日子会变好的。

可是我弟却是我们心头的痛。我弟以前是很乖巧、聪明的,如今却变成了这样,我妈非常伤心,天天以泪洗面。我们合计着将他接回身边,到时帮我弟办理残疾证,我们三个人好好生活,可又担心“那个男的”继续犯浑,以后不一起分担我弟的医药费,毕竟我跟我妈可能无法负担起高额的医药费。我和我妈现在非常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柯丽娟 整理 洪志雄 插图)

   01版:要闻
   02版:时政·关注
   03版:时政·关注
   04版:都市·社区
   05版:都市·民生
   06版:经济·资讯
   07版:经济·财富
   08版:地方新闻
   09版:热线新闻
   10版:健 康
   11版:国内新闻
   12版:看天下
“那个男的”枉为人父
我有话说
96339再追踪
部门回复
你问我答
有图有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