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0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查看旧版 数字报首页
秀涂“研学”游记
□林晓文

泉州,别名“刺桐城”,留下了许多人文古迹,虽没有长城那样雄伟壮观,也没有杭州西湖那样美丽清秀,却有不同寻常的文化底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全球第一个“世界多元展示中心”定址泉州。在紧张的工作学习之余,我总会抽出时间陪正在上学的儿子出去“研学”游玩,游览家乡泉州的名胜古迹。每一次“研学”,儿子都十分开心,也愿意这样的“被安排”。

周末,我向儿子讲起一个传说:在鸦片战争期间,清政府战败,签订丧权辱国的中英《南京条约》,自此,国门打开。从国外运来煤油的船只停泊当时的泉州秀涂港,因遭煤油污染,螃蟹鱼虾死亡,经烈日暴晒,臭气熏天,被口口相传为臭土,雅称秀涂。又一传说,有一个外国船长经此,看到此处山清水秀,称赞说:“这里好像绣图。”后来被翻译成秀涂港。尽管是传说,却深深地吸引着儿子。我们便慕名前往。

心怀期盼,一路前往。我们很快来到第一站——望远楼。

儿子看了几眼六层石混凝土结构的望远楼,似乎对这座陈旧的石房子有些“失望”。这时,我问:“儿子,你看石房上那些石窗有什么作用,为什么要建六层高呢?”儿子带着疑惑的眼神,说道:“不知道,不知道,你快点告诉我?”看着儿子求知的眼神,我便向儿子“卖弄”起早早准备的文史料:望远楼,始建于清末,坐东朝西,长4.33米,宽4.3米,高17.4米,是秀涂港码头工人观测货轮进出泉州湾的“瞭望所”,除了观测作用,还能起到警戒、防御等作用,你看,石楼的墙上都留有石窗,可作为“枪窗”,可架枪进行防守,防倭寇进犯……儿子听着我的讲述,时而点点头,时而眼睛一亮,最后感叹一声:“但愿这个石房‘老人’活得更久一些啊!”

随后我们来到一座中西合璧的小洋楼——毓灵楼。远远看去,加上风楼有三层半高,前面回廊由四柱支撑起,中间每层楼中开一个大门,大门的两边各有一个窗户。回廊外设有栏杆围住,是青绿色的陶瓷栏杆。楼主骆毓林曾将此楼租给英国人作为商务办公、住宿用房,英国人对楼房进行一些象征性的装修,如在楼的最高处装饰有一只大鹰,外墙部分装饰花纹,凸显西洋文化特征,等等。儿子和我站在三楼,放眼望去,肉眼之处可见泉州跨海大桥的英姿。可以想象,当年若没有高楼大厦遮挡的情况下,立于此处,秀涂港一览无余,海滩海景尽收眼底。

接下来,我们还参观了厦门(泉州)海关秀涂分关(卡)旧址。秀涂分关(卡)设置始自清代康熙二十四年(1684年),海关历时265年,旧址占地78平方米,一、二层为石结构,三层为砖石混合结构,1948年厦门海关向业主租一楼作为秀涂分关(卡)之办公住宿用地,直至1949年7月10日随晋江支关及东山支关所有分支机构一并撤销。

在参观秀津学校遗址时,我们看到了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题字木匾、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孙科题字石刻,以及1921年秀涂乡民为纪念水警署员固陵汪立楷石刻《去思碑》。

在参观秀江报关行遗址时,我们了解到该行建筑主体于1996年8月遭台风摧毁,楼房地下浮出清代6门古火药炮。该旧址现已被沿海大通道征用,再无历史痕迹可循,只在路旁立石碑纪念,不免为这次“研学”留下了点遗憾。

秀涂古港,百年楼房,旧址遗址,见证历史。《闽台渊源丛书》记载:“泉州湾入海口,有个叫秀涂的港口,过去这里也曾繁华一时,惠安人出洋、返籍及来往的货物大多数在此集散……”宋元以来,作为泉州天然海港的秀涂港,早已名声在外。郑和下西洋的船队600年前在此港候风,等待扬帆出航的时机。郑成功把秀涂港作为军港集结基地,一度成为他屯兵演练、养精蓄锐之场所。民国时期,秀涂港也一度成为大陆与台湾的海上交通要道。昔日繁荣的港口,船只来来往往,现如今却有些宁静,昔时的辉煌和壮美的景色悄然成为历史的记忆。

“爸爸,你怎么啦?”儿子的一句问话,把我从历史的长河里唤醒。站在海石上,放眼大海,徐徐的海风似乎在耳畔奏响着“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泉州古代海外交通盛况乐章,无数东西方商船日夜依旧穿梭于秀涂港。

回到家,我和儿子回想起这次秀涂研学旅行真是收获颇丰。既领略了秀涂古港的昔日辉煌和文化底蕴,又加深了对千年古港泉州特有的海洋文化和海丝文化的认识。因海而兴,借海出行。在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生动地展示出中华民族和阿拉伯民族共同创造“海上丝绸之路”的昔日辉煌,正在向世界演绎“东方第一大港”的多彩魅力和繁华图景。

   01版:要闻
   02版:综合·民生
   03版:经济·资讯
   04版:文体·副刊
绿色通道急开辟 学生出行更安心
秀涂“研学”游记
“好书共读 收获同享”活动开展
助残活动送温暖
图片新闻
电影《海峡情缘》 举行开机仪式
征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