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0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04版:评论·聚合
大意不仅失荆州,更失民心
□曾于里

近日,荆州巨型关公雕像已启动拆卸转移工作,目前雕像的头部已被卸下。据了解,关公像拆迁项目中,拆后异地组装总投资4000万元,项目名称为“像体铜片拆解及异地组装”,搬移工程总投资为1.55亿元。

时间回到一年前。2020年10月8日,荆州巨型关公雕像被住建部通报,责令整改。通报称,湖北省荆州市在古城历史城区范围内建设的巨型关公雕像,高达57.3米,违反了经批准的《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有关规定,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

巨型关公像造价达1.729亿元,再加上如今的搬移费用1.55亿元,这也就意味着巨型关公雕像一拆一建,就耗费了3.279亿元。试想一下,如果这3亿多元花在民生领域该多好啊,如今却是“劳民伤财”。这也是为什么关公雕像的“一举一动”总能引发舆论的关注。

荆州如此大动干戈建造大型关公雕像,是希望借助关公与荆州的渊源,大打关公牌,以带动当地的旅游发展。但这个算盘是彻底打错了。截至2018年底,荆旅集团在关公义园项目中的投资高达8亿元。但截至2020年,已开业四年的关公义园经营状况十分惨淡——总收入不到1300万元。

“贪大求高”、滥建“文化地标”,并不是个案。此前贵州独山县“水司楼”项目也被住建部一同通报。贵州省独山县在影山镇净心谷景区内建设的水司楼,建筑高达99.9米,投资高达2.56亿元,当地相关领导盲目举债,如今却工程烂尾。除此,河北邯郸高20米“全国最大的白菜雕塑”、贵州剑河县高88米“世界最大苗族女神仰阿莎雕塑”、重庆武隆高52米的“飞天之吻”等,也因投资巨大、艺术价值欠缺而饱受批评。

借用历史名人的IP效应,打造“文化地标”,塑造地方特色风貌,弘扬传统文化,这本是好事。但一些地方把好经给念歪,归根结底是没有守住三道关口。

第一道关口是法治观。这些大型的文化地标,从审批到建设是否合法合规?相关部门是否依法依规行使职权?《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明确规定:重点保护区内为非建设地带,重点协调区内建筑高度控制在3层以下,总高度为9米,一般协调区内综合考虑改造开发效益和古城空间制度要求,“建筑物最大高度控制在5层以下,总高度为15米”。57.3米高的关公像突破了荆州古城高度控规,且一直未取得规划许可,竟然就这样建了起来。

第二道关口是政绩观。打造如此庞大的文化地标,是否经过充分论证?是否吸取了民众的意见?是否在集体决策中斟酌完善?还是因为扭曲的政绩观,把“显绩”当政绩,追求华而不实的“面子工程”,好大喜功,拍脑子做决策?

第三道关口是文化观,即该如何正确地认识并开发当地的文化旅游资源。个别地方官员对历史文化的认识仍停留在最粗浅的层次,以为造一尊雕像、建一座复古庙宇,就能形成旅游品牌,就能坐收门票了。但实际上,历史文化资源的开发,必须立足于当地实际,贵在真,重在实,难在深层次挖掘与现代性转化。一些文化地标如果没有与城市文脉、周围景观等相融合,不仅难以发挥出当地特色的文化魅力,反而特色缺失,文化传承堪忧。

《三国演义》中,关羽因粗心大意、骄傲轻敌而失去荆州,而今关羽昔日折戟之地,仍有人因为不健全的法治观、畸形的政绩观与幼稚的文化观“大意失荆州”,更失去了民心。此番折腾教训深刻,给所有人提了个醒:工程项目上不上,先把好三道关,切勿劳民伤财,失了民心。

   01版:要闻
   02版:时政·要闻
   03版:时政·关注
   04版:评论·聚合
   05版:都市·社区
   06版:都市·社区
   07版:都市·民生
   08版:09专 版
   10版:经济·产业
   11版:经济·资讯
   12版:经济·财富
   13版:地方新闻/房产
   14版:地方新闻
   15版:综合新闻
   16版:看天下
   17版:环湾生活周刊
   18版:环湾生活周刊·特别报道
   19版:环湾生活周刊·养生
   20版:环湾生活周刊·食疗
   21版:环湾生活周刊·创意
   22版:环湾生活周刊·综合
   23版:环湾生活周刊·茶道
   24版:环湾生活周刊·寻找泉州世遗的中国之最
给虚火釜底抽薪
变味的团队建设
落实“双减”须给教师减压
校园焕发新活力
大意不仅失荆州,更失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