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版:五味斋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1年9月16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搜索: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耳朵的饭
□张金刚

来回四里路,花了一上午,父亲到邻村痛痛快快地看了一出大戏。到家已过晌午,还不忘在忙着热饭的母亲耳边念叨:“这戏太过瘾了,俩耳朵灌得满满的。”母亲不懂戏,嘟囔道:“耳朵灌满了,那肚子也饱了,别吃饭了!”

我懂父亲,酷爱戏曲的他,真有拿戏当饭吃的劲头,那句“耳朵灌得满满的”也一直被我津津乐道。想必父亲听完戏,耳朵定是高兴坏了。

作家毕飞宇谈朗读时曾经讲过:“丹麦有一个三万人口的小城市,每年有六十个作家节。那里的酒吧都在朗读,到处是听的人。他们生活里有一顿饭,是‘耳朵的饭’。”耳朵的饭,初闻,只觉是新鲜;细品,却深懂其意趣。看来,这耳朵也是需要“喂养”的。

许是遗传了父亲“艺术的耳朵”,打小儿我就钟爱文艺,艺术细胞一直在裂变滋长,以致最终是吃了文艺这碗饭,把耳朵连带内心都喂得饱饱的。

曾在北京听过数场京剧和音乐会,我这近视眼且又坐后排,虽戴了眼镜,舞台也是一片绚烂的模糊,可不只剩“听”了嘛!即便如此,还是能在一板一眼、一曲一韵中畅快淋漓地饕餮一顿。静静地坐在人群后头,闭上眼,任佳音丝丝缕缕,滋养耳根……

一出京剧,锣鼓铿锵,丝竹悠扬,旋律婉转,唱念倾心;似从古时流到今,又从今朝溯回古,这古今映照的回响,令我迷醉,甚至跟着资深戏迷票友一起摇头晃脑、附和哼唱,连叫好儿都能叫到点儿上。音乐会,我选的民乐“中国风”,一曲曲豪情万丈的音乐唤醒了我青年时读武侠小说时的侠骨柔情,一首首地方民乐引领我在祖国各地恣意“畅游”,那感觉真似灵魂出窍,心随余音在梁间绕。这耳朵的饭,着实美得很。

有时真感觉累着了我的宝贝耳朵,不光架着眼镜腿、绷着口罩绳,还要塞着耳机听广播,灌入海量资讯、美文和音乐。不过,应该它也累并快乐着吧,毕竟那可口的饭菜甚是享受。

选台如点餐,我常光顾一档音乐节目,很对味儿。在小城健走,耳畔却可随主持人直播地点的切换,听到渤海的涛声、青海湖的潮声、林间的鸟语、城市的熙攘,甚至别家狗子跑来跑去的“哒哒哒哒”。精选的歌曲也很应景,总能触到内心柔软的地方。欢快的,像是吃了一顿麻辣火锅;安静的,像是喝下一碗暖心粥。老歌像是百吃不厌的家常菜,沉积着岁月的味道;新歌像是创意惊艳的新菜品,似有时代韵律在味蕾上跳跃。耳朵被滋养着,腿脚似乎也有了劲儿,轻松万余步,看尽城市的四季晨昏、阴晴冷暖。

我也曾烹制过几道“耳朵的饭”,给我的朋友。“大餐”是两场朗读会,请到几十名民间先进人物与朗读爱好者,伴着优美的音乐讲述身边的故事。“甜品”是一首原创歌曲,乡愁满满的歌词与旋律回荡在乡村戏台场院,陶醉着我那淳朴可爱的父老乡亲。“宵夜”是我公众号里的一篇篇音频文章,我写,请老师读,诸多枕上的听友,卸下一日的疲惫,静听,放空,安眠。

现实生活中,压力总是有的,我也不例外。纠结焦虑时,我知道是该静享一顿耳朵的大餐了。小城不大,只要把感官皆交于耳朵,总会轻松寻到称意的“大餐”。

胡同里有走街串巷卖东西的,“冰糖葫芦儿”“豆腐脑儿”……一声声乡韵悠长的吆喝,有用嗓子喊的,有用喇叭放的,都那么亲切动听。公园里有跳舞的,有直播的,总有歌声在飘荡,我倒不觉得喧闹,反而正需要,知道有许多同城的人此刻正在不远处舞蹈、歌唱,心是踏实的,是活泛的,是被安全感包围的。菜市场里,鲜鱼活虾、水果蔬菜、主食副食,聚集了城乡各色人等,汽笛声、叫卖声、谈话声、砍价声,还有近可闻听的炸油条、炸串儿、摊煎饼时的“嗞啦”声……谱成一曲曲接地气、具市井味儿的民谣,最能抚慰凡人心。转转,让我明白,其实我们都一样,都是五谷杂粮养育的凡尘行者,烟火生活里永远不是孤单一个人。

生活丰富多彩,人间万千气象。别忘了还有一种生动的体验,叫“听起来很好吃”。随时带着耳朵在尘世间走一遭,听戏听歌听文艺,听风听雨听自然,听人听事听世情,“把耳朵灌得满满的”,回来定释然轻松许多,似换了个人,感觉一切都是新的。这便是“耳朵的饭”,于我于你“如铁似钢”般的珍贵给养。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闻
   02版:时政·关注
   03版:时政·关注
   04版:同心抗疫 泉州在行动
   05版:同心抗疫 泉州在行动
   06版:都市·社区
   07版:经济·资讯
   08版:经济·资讯
   09版:经济·财富
   10版:经济·金融
   11版:热线新闻
   12版:地方新闻
   13版:健 康
   14版:五味斋
   15版:综合新闻
   16版:看天下
耳朵的饭
秋老虎是什么虎
老 张
成年人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