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版:五味斋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1年9月16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老 张
□陈文武

周末清晨,我洗米下锅后,便来到西面的阳台,舒展四肢,活动筋骨。此时总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那是一个约莫六十多岁,身体硬朗的大爷。他着一件橙色马甲,左手拿着一个竹叶扫帚,右手提着一个铁皮畚箕,边走边扫,走走停停。畚箕的把手上系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捡来的易拉罐、纸盒或矿泉水瓶等废品。

从行头来看,他应该是街道办雇来的清洁工。清早到傍晚,我经常见到他。小区周围几条街不长,可清扫任务并不轻,因为“秋风扫落叶”的时节,芒果树、香樟树和相思树等枯叶飘零。此外,他还要把街两旁车下的杂物清出来,此活更不轻——须俯身或侧身,才能勾出来。

老大爷不苟言笑,表情有些凝然。他的左脚有点瘸,特别在匆匆赶路时,但这并不影响他干活。多亏他的劳作,几条街干净净净。平时走在大街上,心情愉悦。街道办数年蝉联卫生先进单位,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啊。

大爷在这个片区干了好几年啦!不管风吹雨打日晒,天天出工。他工作一丝不苟,起风的日子里,他甚至疾步追几片飞舞的叶子。他沉默寡言,不大跟人搭讪。有一次,他在小区大门口扫地,我去丢垃圾,把两个可乐罐递给他,他欣然接过,装进塑料袋,憨憨地笑了。这时,我细细打量他:古铜色的皮肤,下巴缀满灰白的胡须,有些沧桑感。我想问他几句,他却默默地走了。他,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某天下午,我出去溜达。在一拐角处,我见他坐在一石栏小憩。我缓步走过去,跟他打招呼,他微笑着回应。我跟他天南海北地闲聊,知晓了他的一些情况。老大爷姓张,来自贵州大山深处。四年前,经老乡介绍,他进了小城的一家保洁公司,被派来打扫这几条街。他的老伴也在同家公司,不过在另一条街干活。

他看起来沉默寡言,一旦打开话匣子,话就多了起来。他还告诉我,他羡慕城里人过着体面的生活,不像他们……这大概是他有意避开我的原因吧。我告诉老张,其实我也是一个平凡的人,只不过每个人的工作不一样,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他憨笑着点头。

交谈中,老张有时低头沉思,似乎愁肠百结。原来他的负担不轻,日子过得比较拮据。他上有老,要赡养一个耄耋之年的娘,下有“小”,两个大龄“剩男”在广东做工。他还说,最近这些年,农村“剩男”想要娶老婆,需要一笔彩礼钱,要不就得打光棍。每个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

走在洁净的大街上,感谢老张他们这些环卫工的辛勤付出。他们沧桑的面庞内隐着家庭的牵挂,憨厚的笑容流露出对生活的憧憬。汗水浸染古铜色的肌肤,还有那一颗坚韧的心。平凡但不平庸,忙碌而不浑噩,人生就会无憾。这是我想对老张说的话,也想用作自勉。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闻
   02版:时政·关注
   03版:时政·关注
   04版:同心抗疫 泉州在行动
   05版:同心抗疫 泉州在行动
   06版:都市·社区
   07版:经济·资讯
   08版:经济·资讯
   09版:经济·财富
   10版:经济·金融
   11版:热线新闻
   12版:地方新闻
   13版:健 康
   14版:五味斋
   15版:综合新闻
   16版:看天下
耳朵的饭
秋老虎是什么虎
老 张
成年人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