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版:刺桐红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1年11月24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搜索: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父亲和雨的日子
□赵小红

窗外,雨一直下,时而雷电交加,片刻倾盆大雨,偶尔风和日丽。这老天呀,仿如有满身的怨气,又似有无尽的悲伤,化作绵绵不绝的雨水,滴滴答答,断断续续。

每次下雨,我总会想起父亲,忆起那些过往,那些父亲和雨的日子。

小时候上学,最害怕下雨。每一次下雨,我都会站在学校门口,目送着同伴,他们一个个由家长撑伞带着离开,直至消失于视野。那种渴望,那种望眼欲穿,在孩童的心里,由最初的期待,到最终的失望。

雨停之际,我赶紧小跑回家。满满的伤心,直至见到父亲的那刻——父亲冒雨肩挑着稻子,衣服在雨水的打湿下,服服帖帖地贴在身上。他瘦削的身子,被包裹着。水顺着发髻,沿着脸颊,直流到脚底。“呵呵,雨好大,淋了就淋了,不碍事的。”或许,这么大的一场雨,打湿的仅仅是父亲的躯体,从未打垮他对生活的信心。

那时候,我幼小的心里,早已明白,父亲肩挑的,何止是被淋的稻子,那是一家人生存的希望。所以,不怪,也不怨父亲。我开始隐隐约约地领悟:没有伞的孩子,面对暴风骤雨,更要快跑,无论何时何地。

慢慢地,我长大了。怀着青春,揣着叛逆。父辈的命运,我不想也不愿复制。我想走我的路,不管多长、多苦,都无怨无悔。

“大学可以不考,《泰坦尼克号》不可不看。”班主任如是说。那个雨天的晚上,我平生第一次走进了电影院,观看了一场票房最高、自认为男女主角用情最深的电影。我非常欣赏那年班主任的魄力。也许,他是懂我们的。他明白,青春叛逆的我们,只有疯玩闹完,才能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复习功课,迎接高考。也许吧!至少,我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那个雨季,我们有花一样的年纪,带着不一样的心情,走进高考考场,走上了人生新的征途。

我的大学,如约而至。没有如果,只有志在必得。因为我不能辜负班主任的《泰坦尼克号》,更不能辜负父亲。

开学已至。父亲坚持要陪我到福州。也许是路途遥远,也许是高兴自豪,也许是真的不放心:女孩子家,第一次出远门。其实,陪伴与否,于我是无所谓的。多年的独来独往,我已在风风雨雨中,练就了如汉子般的坚强。父亲的陪同,算是不顺利的。这事,上大二时的某个周末的雨天晚上,我在与母亲通话中才知晓。

原来,父亲陪着我办完入学手续后,已是下午4点,他执意要回家,我没有挽留,送他到学校门口就返回宿舍。因为人生地不熟,再加上不太识字,父亲没有进站买票,在白湖亭拦车,把“惠安”看成“南安”,而且是一辆过路车,车还在路上抛锚了。这样一折腾,父亲直到凌晨3点才到家。

母亲说,父亲到家,淋成了落汤鸡。

我无心听完母亲叙说的下文。泪水已滂沱,如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地,落在手捧的四级英语书上……

时间流逝,那些过往,已成回忆。每每想起,却像这下雨时的水滴,断断续续,在心头滴滴答答,无法抹去。高尔基说:“父爱如水。”父爱,如一泓清泉,让你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纯洁明净。

父亲,没有给予我丰厚的物质财富,但在那些风雨艰难的日子里,他却用自己的言行,赠予我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勤劳、务实、上进、乐观。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 闻
   02版:时政·要闻
   03版:评论·民声
   04版:都市·社区
   05版: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06版:教育
   07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08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综合·民生
   09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经济·资讯
   10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文体·副刊
   11版:热线新闻
   12版:经济·资讯
   13版:经济·财富
   14版:地方新闻
   15版:刺桐红
   16版:综合新闻
父亲和雨的日子
故乡的白石丘
炸 枣
受伤的鸟儿
唇膏里的流年
因爱乡而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