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版:刺桐红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1年11月24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受伤的鸟儿
□吕传彬

阳台遍植花木,往往引得鸟儿栖息。或成双而来,停驻树梢,交颈互啄,状极亲密,会以叽啾鸟鸣,互传情意,或打情骂俏,好一会儿,神游四方去也!

常来光顾的,大半是形单影只的鸟儿,来时豪情高歌,唱罢一曲,挥挥羽翅,云游天际。

有一天,一只燕子跌落阳台。我走近一瞧,原来燕子翅膀受伤了。看我走来,它挣扎地拍着翅膀,状似要飞,奈何流血的翅翼,无力展翅。

我尽量语意温和,眼光释出善意:“别怕,我只是要来看看你哪里受伤了?”它慌张的眼睛慢慢变柔和,好像听懂我说的话。我轻轻地抱起它,翅膀掉了几根羽毛,渗出的血液染红了我的手。

我轻抚它的头,安慰它:“一点轻伤,敷个药,个把月就好了!”它静静聆听,黑色的眼珠信任地看着我。我继续说:“没事,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不知是我想象,或是万物真的有情,它竟用感激的眼神回报我,我确信!

找来纸箱,铺上报纸,将鸟儿轻轻放入。它的第一餐是稀饭,用针管吸上放凉的粥液,放入鸟儿口中,慢慢推进喂食,再一粒一粒喂食米粒。

伤口的护理,我用优碘擦拭伤口,一天数次,避免伤口感染或发炎。经过月余,燕子的伤口结痂,长出羽绒,猜想“应该痊愈了吧?”

我把它带到阳台,放至地上,它心领神会地拍着翅膀,第一次,飞翔失败,它不气馁,再接再厉,两次、三次……数次之后,终于成功,展翅飞起,只见它在我头上盘旋,不忍离去,我对它说:“去吧!海阔天空,任你遨游。当心点,别再受伤了。”它的黑眼珠凝视着我,好像要把我的影像深深地刻镂心中……我挥挥手,要它离去,它好像看懂似的,一飞冲天,然后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整理它睡过的纸箱,依稀留有它的味道。在这小纸箱的临时窝里,它生活了一个多月,它还会回来看我吗?我相信它是有感情的动物,相信它也应有所思念吧。

可以确定的是,不论日后是否有缘再聚,或是它是只候鸟已飞到天之涯地之角,再也回不来了,抑或它真如传言所说“鸡和鸟禽都是很容易失忆的动物”,我始终记得那一次的相遇,它那受伤的翅膀、折损的肢翼和鲜红的血滴,曾染红我的手,那画面清晰犹如昨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 闻
   02版:时政·要闻
   03版:评论·民声
   04版:都市·社区
   05版: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06版:教育
   07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08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综合·民生
   09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经济·资讯
   10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文体·副刊
   11版:热线新闻
   12版:经济·资讯
   13版:经济·财富
   14版:地方新闻
   15版:刺桐红
   16版:综合新闻
父亲和雨的日子
故乡的白石丘
炸 枣
受伤的鸟儿
唇膏里的流年
因爱乡而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