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版:刺桐红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1年11月24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搜索: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唇膏里的流年
□刘 希
(CFP图)

每到天气转冷,我就会在大衣口袋里,装上一两支润唇膏。感觉嘴唇干时,就拿出来,旋出膏体,唇膏顺着嘴唇画出好看的颜色。那淡淡的香味,弥散在唇间,原本萧瑟的冬天,因为有了唇上这点亮丽的色彩,内心变得温暖丰盈起来。可是在幼年时代,拥有一支唇膏,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

那些年每到冬天,我的嘴唇就裂得很厉害,最严重的时候,皱起皮颜色发黑,极其难看。记忆里,我们班上有两个人的嘴唇最难看,一个是叫光耀的男生,另一个便是我。因为这个,我很自卑。见了人总想找个地方溜走,不得不见的情况下,只得使劲地抿住嘴唇。有时撕掉嘴上的皮,然后伸出舌头滋润双唇。可撕掉死皮后又带出血,嘴唇干得更厉害,有时还会肿胀起来了。

那是我对冬天的记忆。冷,我不怕,手冷,哈哈气;脚冷,跺跺脚;身上冷,就使劲地奔跑。可是这嘴唇开裂,结成黑黑的痂,特别是爱美的女生,张着一张乌黑的、开裂的嘴唇。那疼,并不仅仅是疼在嘴上,更是疼在心里。

新婚的婶婶有一支唇膏,短短的,黑色的外壳里面裹着大红色的膏体。大家聚在一起时,婶婶会拿出唇膏涂抹嘴唇。年轻漂亮的她原本饱满的唇边,被大红的唇膏滋润得像饱含了水的海洋,更加丰盈起来。

有一次,只剩下我和婶婶单独在一起,我偷偷地问她:“你嘴上涂的是什么呀?”“唇膏呀。”婶婶淡淡地回答。“能借我用一下吗?”婶婶迟疑了一下说:“行。”当着她的面,我拧开盖子,开始小心翼翼地涂起来。涂上唇膏的嘴唇,干裂的疼痛感缓解了很多,那滋润的感觉真好。盖上盖子,我不舍地还给婶婶,真想她能对我说:“拿去用吧!”可是,她急急忙忙地把唇膏握在手里,走开了。我家那时穷,连盐都吃不起,哪有闲钱买这个?

没过几天,我的嘴唇又疼得难受,再向婶婶借。这次,她极不情愿地拿了出来,我涂了一圈后还给她。这之后,我再也没向她借过唇膏。

上中专的时候,我在异地读书,为了攒零用钱,我省吃俭用。终于,在那个冬天来临的时候,用攒下来的钱,买了第一支梦寐以求的润唇膏。

现在,润唇膏对我来说早不是稀罕物了,连四岁的女儿都有两支,再没有人像我当年,把一支唇膏当成梦想了。经历了那些苦和难,让我渐渐明白,生活总是先苦后甜,撑过了苦日子,好日子就来了。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 闻
   02版:时政·要闻
   03版:评论·民声
   04版:都市·社区
   05版: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
   06版:教育
   07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08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综合·民生
   09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经济·资讯
   10版:今日台商投资区 文体·副刊
   11版:热线新闻
   12版:经济·资讯
   13版:经济·财富
   14版:地方新闻
   15版:刺桐红
   16版:综合新闻
父亲和雨的日子
故乡的白石丘
炸 枣
受伤的鸟儿
唇膏里的流年
因爱乡而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