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版:环湾生活周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22年1月14日 星期  
返回泉州网
数字报首页
搜索:  
放大4 缩小6 默认2       
王鼎南:潜心创作 用音符对话乡土
94岁的王鼎南,弹起钢琴来仍然很帅气。(木票 摄)
王鼎南早年工作照(林达鑫 翻拍)
扫描二维码,观看王老口述实录视频。

人物简介

王鼎南,祖籍南安,1929年生于印尼泗水。儿时随母亲回国求学,定居泉州。从小喜爱音乐,痴于写作,1952年考入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师范学校、中学、文艺宣传队、剧团、文化馆从事教学、作曲及群众文艺工作。从事音乐创作60余载,先后出版《香满天下都是情》和《海峡风月有深情》两部乡土音乐歌曲创作专集。其中创作歌曲《海峡风月有深情》荣获中国音协新中国成立50周年优秀作品奖(最高奖);闽南语歌曲《唱块咱厝的歌送给你》《正月点灯红》获2005年首届“施琅杯”中华闽南语歌曲电视大赛十大金曲奖。原泉州市音乐家协会主席,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泉州市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

□本报记者 吴拏云

(王鼎南先生的)音乐创作继承了我国民族音乐中以旋律作为音乐思维的基本方式这一优良传统,也就是善于在“线”性旋律方面上下工夫。在我国民族音乐中,旋律为乐曲之魂,是音乐之本,王鼎南先生在其音乐创作中善于根据音乐形象塑造的需要,根据不同的题材、体裁、形式、风格,采撷、融合不同特征的旋律于自己的音乐创作中。

——《海峡风月有深情·序》王耀华(福建省音乐家协会主席、福建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

1.先生您祖籍是哪里的?据说您小时候就迷上了音乐,是这样吗?

王鼎南:我祖籍在南安洪濑四都前窑村(今称前瑶村)。我是1929年农历七月二十三出生于印尼泗水的,父亲早年便在印尼经商。我大约在三四岁时随母亲回国,定居泉州,先是租住在市区通政巷的元祥苏大厝(苏廷玉故居),后买房在镇抚巷。住在元祥苏大厝时,我家邻居住的是泉州嘉礼戏(提线木偶)师傅谢有土及其儿子谢祯祥。因为两家紧邻,关系十分亲密,我小时候常捧着碗去谢家蹭饭吃。谢有土师傅在家时会排练嘉礼戏,所以他家锣鼓声不绝,偶尔还会传出悠扬婉转的嘉礼戏唱腔。我当时就对这些音乐充满好奇。后来,我家搬到镇抚巷时,因为离中山路极近,每晚都能听到嘉礼戏和布袋戏表演时传来的音乐声,特别是压脚鼓低沉而富有韵律的响声让人心神荡漾。几乎夜夜枕着这些乐声入梦,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形中,也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播撒下了音乐的种子。

2.在成人之前,您有没有授业之师?如果有,请介绍师承情况。

王鼎南:到了就学年龄时,我是在通政小学读书。不久,抗战爆发。我家早年经济来源主要是靠侨汇,抗战之后海外邮路被封锁,侨汇中断,生活陷入困窘之境。母亲不得已,只好带着我回到祖居地南安洪濑四都的前窑村。我也转学到了洪濑四都小学。当时小学校长很重视文艺,请了不少泉州名师去学校里任教,譬如吕文俊、王爱群、詹晓聪等。我记得那时吕文俊老师是担任教务主任兼戏剧导演,王爱群则是音乐老师。由于喜爱音乐,我对音乐课向来情有独钟,上课都很专注。

小学毕业后,我回到泉州城就读于泉中中学,高中则就读于培元中学。巧的是,我小学时的音乐老师王爱群先生这时也到泉州培元中学任教,我又成了他的学生。由于我个头较小,坐在教室的第一排,上课时与王爱群老师基本算是“面对面”了。当时中学音乐老师没有教什么乐理,只教唱歌。王爱群老师教我们音乐时,我印象最深的是一首《花非花》。这首歌取词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杂言古诗《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由黄自先生作曲,采用的是五声宫调式。作曲家采用传统的“鱼咬尾”的创作手法,将这首古诗以歌曲的形式重现,声声悦耳,非常好听。后来有一次,王爱群老师在泉州闽南语歌剧《赤叶河》中扮演一位老贫农,他全程以男中音演唱,其抒情、浑厚的泉州歌谣风格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虽然王爱群老师没有对我进行过单独指导,但是他对我少年时代的音乐梦影响巨大。那种声音,那种对音乐的执着,还有他洒脱的个性,都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加深了我对音乐天地的向往。

所以我在初中、高中时,并没有学什么正统的音乐或者高深的乐理,但在那时我对音乐更加感兴趣了,也爱上了唱歌。当时条件十分有限,我们在学校没法学到钢琴、小提琴之类的乐器,我就自制了一把乐器——二胡。为了学会口琴的分解和弦的吹奏法,把嘴都磨破、吹烂了。还有一段时间,我对唱歌痴迷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晚上自修课上完时,就在家旁边空地对月引吭高歌。

3. 1952年您考入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自己在这一时期的音乐成长之路?

王鼎南:我1948年高中毕业,后来先到石狮梅林小学去当了几年教师。1952年在音乐梦的驱使下,我考入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当时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的系主任是留法归来的陈洪教授,他早年是上海音专的教务长,很有名气,后来南京师范学院成立音乐系后就把他请来任系主任了。声乐老师则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黄友葵教授,我有幸成为黄友葵声乐班的学员。黄友葵老师教声乐有一特点,她不教其他的,就是教你怎么“呼吸”,也就是在演唱时怎么调整呼吸。因为这“呼吸”是唱歌的灵魂,你如果气息不好,是永远唱不好歌曲的。后来我在做声乐教学或者培养合唱团时,都非常重视对年轻人“呼吸”的调整。

没进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之前,和进了学院以后的变化是很明显的。我刚开始对于自己的演唱是很有自信的,认为自己唱得还不错。一些江浙的同学也都抱着和我一样的想法,没进琴房时就亮起歌喉,炫耀自己。但在上完专业的声乐课后,大家都不敢唱了,因为唱的方法不对头,所以都胆怯了。大概要训练了一年左右才敢再完整歌唱。在学院声乐班时,我发现来自福建的学员只有我一人,其他都是江浙一带,以及南京和上海的。而且上海的学员音乐素养明显高出其他地方的一大截,他们玩起键盘来很溜,当我们的老师也绰绰有余。为了追赶他们,我就十分刻苦地学习。我主修的是声乐,但在南京时有一回扁桃体发炎得很厉害,必须手术。结果手术后我的声带受损。于是我便留意学和声对位、学作曲,为以后作曲打下一些基础。

学习音乐,基础非常重要,决不能好高骛远。尤其是声乐更是如此,你如果连气息都不会调整,唱的方法不对,声音就会坏掉,那学啥歌都不行。

4.您开始创作始于何时,第一首歌曲是哪支?

王鼎南:我创作是从1957年开始的。1956年10月,我被分配到安溪一中教音乐。1957年初晋江地区要办文艺汇演,安溪文化局组队参加。当时我就写了一首《采茶山歌》,是女生表演唱。这首《采茶山歌》是我汲取安溪的茶歌来编写的;还有一首《老两口唱萍州》为男女对唱,“萍州”指的就是安溪大坪。两首歌曲报送上去后,《采茶山歌》获得了创作及演出奖(最高奖),后来选送至省里参加汇演,也得到了文艺汇演的优秀奖(最高奖)。从此我开始重视起写歌。

1957年至1958年间,我又创作了两首比较成熟的歌曲:一首是《县长下乡来》;一首是《工厂来了三个姑娘》。《县长下乡来》这首歌后来还发表在了上海市音协主办的全国发行的歌曲月刊《上海歌声》上。当时众多音乐大家都竞相要把自己的作品登载在该音乐刊物上,所以发表一次是极不容易的。《县长下乡来》是一首“男声领合唱”歌曲,创作它有一定的历史背景,那时正好在提倡干部下乡,我从《人民文学》上看到一首诗叫《县长下乡来》写得颇为真切,觉得这个题材非常好,于是便写下了这首歌。这首歌采用的是歌谣风(即民谣风),发表在《上海歌声》后,就被上海歌剧院相中,拿去演唱,并由上海唱片公司灌录成唱片在全国发行。后来,该歌还被选作上海献礼国庆十周年的十首推荐金曲之一。

《工厂来了三个姑娘》这首歌反映的是当时国家工业在发展的状态,这是一首男女声表演唱,表演上形式较新,采用的是通俗手法。这首歌也在《上海歌声》上发表。之后马上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拿去录制成男女声小合唱(由中央广播合唱团演唱),作为“每周一歌”播放,在音乐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下转第三十版)

放大3 缩小5 默认1       
   01版:要闻
   02版:时政·要闻
   03版:时政·关注
   04版:评论·聚合
   05版:都市·民生
   06版:专版
   07版:都市·社区
   08版:都市·法治
   09版:专版
   10版:经济·资讯
   11版:经济·财富
   12版:要 闻
   13版:地方新闻
   14版:教 育
   15版:校园风
   16版:综合新闻
   17版:特刊
   18版:特刊
   19版:特刊
   20版:特刊
   21版:特刊
   22版:特刊
   23版:特刊
   24版:特刊
   25版:特刊
   26版:特刊
   27版:特刊
   28版:特刊
   29版:环湾生活周刊
   30版:环湾生活周刊·特别报道
   31版:环湾生活周刊·温陵志
   32版:环湾生活周刊·创意
   33版:环湾生活周刊·食疗
   34版:环湾生活周刊·品味
   35版:环湾生活周刊·综合
   36版:环湾生活周刊·寻找泉州世遗的中国之最
王鼎南:潜心创作 用音符对话乡土